酒茨ing\(^∀^)メ(^∀^)ノ

【酒茨同人】血污

四.宿命

    第一次见面时,茨木被其他同学欺负,幸得,酒吞出现了,茨木才没有被打伤,那个与茨木想象中完全不同的Alpha就这样出现在了茨木的人生里,打倒了欺负茨木的学生,成为了他可悲人生里的大英雄。

    就这样,仿佛一个Alpha和Omega混在一起就会发生的那样,茨木喜欢上了酒吞。

    茨木喜欢酒吞的红发,喜欢他的不优秀,喜欢他的霸道,喜欢他拉他的手,喜欢他张狂的笑。

    于是绯闻出现,关于茨木和酒吞的绯闻一夜之间增长。

    听了自己和茨木的绯闻,酒吞很明显很不爽对着八卦的同学当着茨木的面大声的反驳:“混蛋!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啊!我喜欢的是红叶!这样红叶会误会的!我和茨木就是很好的好朋友!对吧?”

    说着,回头询问站在一旁的茨木,眼神里焦急无措。

    “对啊!我只是仰慕酒吞学长!我可是酒吞学长的挚友!”

    茨木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据理力争,终是让八卦的同学们相信了。此后,茨木就顺利的成为了酒吞身后形影不离的迷弟了,自己称自己为酒吞的挚友。

    “那个茨木你太热情了好吧?”

    “我可是挚友的身后的大将,要时时待在挚友的身边!守护着挚友!”

    “哈哈!好吧!这么说我倒也是不舍了,我走了后你可别再被人欺负了”说着酒吞的手抚上茨木细软的长发,轻轻的抚摸着“我教你的防身术勤练着,别忘了。好了不啰嗦了,我该走了!再见!”

    说着,那红发少年穿着白色校服挥舞着手臂,终是迎着飘散的樱花花瓣跑远了,独留下茨木从过去无法释怀。

    又再次做了同样的梦,那个场景从酒吞毕业就时不时的钻进茨木的梦了,像一把钝钝的刀子切割着茨木麻木的心。

    茨木睁开眼睛,用睡衣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仿佛三人成虎一样,茨木的谎话在经年累月的折磨里竟打磨的毫无破绽,甚至也将本人骗去。

    【我是真的喜欢,或者说是爱着酒吞的吗?】

    【又或者我真就如我自己嘴里说的一样,只是对于酒吞那能力的无端向往?】

    【继父叫我相信本心,谁又能知道我的本心是否如我一样是个骗子呐?】

    “你说的意思是……你要去见你所喜欢的人,甚至不惜暴露自己杀人魔的身份吗?”晴明切割着砧板上的肉,打算给继子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享受一下父子之间的天伦之乐。

    “是的,阿爸你觉得可以吗?”茨木怯生生的问着。

    “可以完全没问题,但一定要多加小心,对岸的兄弟们中可是有一个缠人又狠辣的‘水鬼’啊。”说着,招呼站在身边的茨木吃饭。

    “嗯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行事的。”茨木看着晴明端来的盘子问“阿爸,做了什么?”

    “你最近信息素很不稳定,虽说刚刚‘消化’了一道,但还是‘多元’点比较好,喏!”说着将盘子放在大理石的餐桌表面发出‘塔叭’的响声,盘子里的食物鲜红诱人。

    “夫妻肺片。”

    ——————血——污————

    “所以,那位和Alpha结成番的Omega消失了?”

    荒川坐在组长办公室的沙发上,嘴里嚼着雪女刚刚买来的绵绵冰,另一只手将绵绵冰放在另一个碗里递给了雪女。

    “是的!我们也不知道,我从雪女那知道Alpha结番了于是从受害人的朋友开始找,原来他和一个很普通的Omega有过段感情,但我们去找Omega的时候,那个听描述的是个十分宅的人竟然消失了,而且家人都抱过案了,这条线索也是断了。”

    说着天狗,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等候荒川的下一步指示。但看着荒川蹙眉,心中惴惴不安。

    突然一通电话打来,打破了僵局。

    雪女将身子微微靠近荒川的身侧,很明显荒川也不避讳这件事,拿起电话接了起来。对面一个很明显经过特殊处理的声音传来。

    “H区鹤泉路尸体速来!”

    简短一句,对方便撂下电话。

    “抱歉了,雪女,一直你都没休息,现在又要你再次跑一趟了。”雪女听了,将碗放下,整理了自己的仪容。

    “这是应该的,组长。”

    “走呗?天狗,那位Omega的尊容咱都去瞧瞧!”说着捌组还闲置的成员都紧急集结赶往鹤泉路。

    “滴滴~”

    酒吞拿起手机,自从Alpha死后他就没好事,现在正给死者家属安抚心情。也不知道大天狗这时候打什么劳什子电话。

“酒吞,发现新尸体了,Omega,与上一位Alpha是番。鹤泉路速来!”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