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ing\(^∀^)メ(^∀^)ノ

【酒茨】血污

    3.罗生门
 
    事实证明,捌组的工作并不轻松,酒吞已经坐在荒川的办公室看着这个干练的男人工作了一个上午,从他踏进办公室的门的时候,荒川就已经开始处理那桌上成堆的文件。

    “抱歉,我还有文件要处理,等会再讨论。”

    听了荒川的话,酒吞就这样乖乖的等了一个上午,而就在酒吞快要睡着时,看着小鹿男进来时怀里捧着文件,那无比“可观”的厚度,酒吞觉得是时候该解决问题了。

    忽视了荒川的怒视,将惊讶的小鹿男推出门外。

    “现在我们该好好谈谈了吧?上次你因为雪女大天狗在场,嗯哼,你知道的,你的有些小心思我还是蛮了解的”

    荒川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哈哈,确实,你还是很了解我的,嗯,你想知道的就是那个变态杀人犯的事情吗?就不能等一会吗?文件我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等会!你疯了吧!你多处理一份那些无聊的文件就有可能多一个人被那个杀人狂杀掉,光我知道就已经有三人丧命!”

    显然,荒川那随意的态度激怒了酒吞,酒吞用拳头猛击荒川的桌子,木板发出吱呀的呻吟。

    “所以?我告诉你,你就会更快的捉到犯人了吗?”

    “当然!”

    “…… ”

    没说什么,荒川俯身抽出来办公桌最下层抽屉里的文件,文件很厚,上面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日文注解,可以看出有人已经充分的研究过这份文件了,黑色的笔迹是荒川的,而蓝色的笔迹酒吞却没认出来。

    酒吞从荒川的手里接过了文件,最上层的文件日期为2027年7月28日,这就是酒吞等人现在调查的Alpha被杀事件的案发时间,文件上半部分蓝色字迹简明阐述了Alpha死亡时间和死亡状态,下方还印着Alpha死亡现场的图片,但那图片却不是酒吞或是大天狗拍的。

    而翻过一页,黑色字迹便是荒川的,荒川通过前一页的文件,详细推理了杀人凶手的行为举止。

    而这页后便用胶水粘着Alpha尸检报告结果,是雪女做出来的那一份,看着接口很明显是新粘上去的。

    酒吞向后翻阅,日期也向着过去推移,直到最后一页写着2017年1月28日,而那文件的末尾蓝色笔迹大大的标注的两个字“食人”

    这文件详尽的让酒吞害怕。很明显,荒川一直在关注着这个杀人犯,不!如此庞大的犯罪,只能用杀人魔来形容!

    酒吞看完,抬头看着继续荒川,这份文件显然不是荒川一个人制作的,通过观察,都是蓝色字迹的人对于案件的细微观察,而传递给荒川进行分析,那敏锐的分析能力让酒吞恶寒,貌似,荒川在加入捌组之间是肆组的人……

    “你不用那么看我,2017你还在娘胎里吧?我那时候还没有进捌组,我是两个月前才注意到的,2017年的案子是我在邻县的犯罪监察系统里找到的,而且案发次数为28次,其中近8个月发生的8起并不是前20次案件犯人所为。后8起案件一个月一次,犯罪分子犯罪频率简直可以用狂热来表达。”

    “!”

    模仿犯罪!

    “我也原以为是模仿犯罪,但貌似不是。”荒川仿佛看穿了酒吞的想法,率先否定了。

    “为什么不可能,后八次犯罪一月持续一次,犯罪分子如果是狂热粉丝一定会做出大动作吸引自己偶像。这正符合……”

    “不!这可毫无美感!第21次犯罪来讲,为第二犯罪分子的初次犯罪,如果模仿犯罪,犯罪分子为了达到完美首秀会降低猎物捕获的难度,很明显这个猎物难度太过高了。”

    说着,荒川递给坐在对面的酒吞一张照片。

    酒吞看着照片上的男人,全身的肌肉健壮结实,面容如刀砍斧削一般,很明显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

    “所以有两个犯人,而且都是Omega,其中一个患有信息素紊乱症,并且两位犯人皆有着食人的习惯。”

    “……汉尼拔吗?”

   “才没有那么‘优秀’呐,是‘罗生门之鬼’啊。”

    ————————————

    他想做一个正人君子,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可是那样的话,他就很可能会饿死在街头,然后被人扔到这个门里面。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

    8月1日,荒川初次决定抓捕“罗生门之鬼”的日子,说实在,荒川本来也没有要一次就抓捕住犯人的打算。

    “罗生门之鬼?荒川你取名时在想什么啊?!”

    看着旁边一脸困惑的大天狗,耸耸肩

    “你知道的,我可能又是喜欢上哪位作家了。”

    8月1日 晚10点

    “你是说让我去当诱饵吗?”荒川点了点头。

    “准确来讲是当猎物一样的猎人,你除了要当一名优质的猎物,还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猎人。”

    说真的,压力不大才怪呐,可是没有办法,行动组内了解案件的人里面除了自己、大天狗、阎魔就没有人是Alpha了,阎魔和判官一起去总局处理案件,剩下里的大天狗执意不去,而自己也在荒川的强烈推荐下,不得不接下重担。

    “你会是这个案子的最佳人选。”

    荒川留下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句便退到了幕后。

    夜幕很快就降临在这座城市上,酒吞换上了一套帅气西装,徘徊在潮湿的街头。

    晚上的缇娜很美,好似透明的玻璃球,灯红酒绿也能折射出别样的朦胧美感,同理黑暗邪恶也一样得到美化。

    街上每一个胡同口几乎都站满了买春者,这条街上充斥着买春者们绵软磁性的嗓音,男人喝完酒后的怒骂声,沿街夜店传出的如塞壬一般诱人沉迷的歌声。

    一时,酒吞注目这条街道,眼眶不由的酸涩,这条街太过于美了,美到想哭,但,也太过于肮脏。

    “滋滋~滋滋”

    对讲机中传来猎人“滋滋”的电波声。

    “酒吞!抓住经过你身边的戴兜帽的男人!在那里来来回回好久了,既不是买春也不是嫖 #娼,也不像磕了药,太过可疑了,而且那样子……他信息素紊乱吧!”

    酒吞转身去看身旁的男人,一身黑色衣裤,用兜帽将自己的白发遮挡住,一双黄金瞳触碰到酒吞时微愣片刻。随后好像嗅到了危险一般落荒而逃。

    看着即将要逃脱男人,酒吞才想起追逐。

    男人的速度不慢,动作敏捷,眼看着男人拐进四通八达的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讲机里滋滋的杂音传来。

    “酒吞……笨就一个字……”

    “靠了,你自己来一次啊,大小姐!”说着酒吞离去却没有感觉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巷子里那个刚刚逃脱的男人……

    ——————
    茨木慌忙的回到家,全身的衣物脱去,将自己浸在盛满了冰水的浴缸内。回想到,刚刚自己碰见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成为警察了吗?呵,果然只有我没有成长啊。】

    茨木和酒吞是认识的,茨木是至今都记得他的,但他记不记得,茨木并不清楚。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