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ing\(^∀^)メ(^∀^)ノ

【酒茨】血污

2.矢口
  
    七天前01:12

    随着汽车的一道尖锐的刹车声,茨木稳稳的停在了自己的别墅外,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很明显狩猎一个成年alpha是一个体力活,而且正值发情期的茨木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沉溺于alpha浓烈的信息素里,在茨木心里,屈服于alpha,比杀了他更加让他难以接受。

    下了车,将alpha的尸体从后备箱里拖拽出来,僵硬的人体给茨木的搬运平添了不少麻烦,但对于这种狩猎已经熟能生巧的茨木来讲还不算太糟。

    为了清理现场茨木留下的痕迹用了不少时间,过的太久,已经死后僵直了,看来要等这具尸体解除僵直才可以下刀。

    茨木将尸体放在大厅的餐桌上,便上楼清理自己满身的血迹。

    茨木将头深埋入水,银白的长发浸泡在已经被血液染的粉红的水里,仿佛一条条水蛇,给茨木这如美杜莎一般的omega一种致命的美感,一眼便以成为俘虏。

    茨木并不喜欢水,但水可以极大的激发茨木的想象力。

    茨木让身体浸没在水里,茨木幻想自己是一头鲸鱼,将气孔露出水面,深深的呼吸着,水柱从气孔喷射出去,头顶略过无数海鸟,发出磁性的叫声,只有这样,茨木才会得到内心的平静。

    洗漱完毕,茨木仅披着浴巾便赤脚走出了浴室,客厅的暖光打在茨木的身上平添了一丝魅惑,优雅的人鱼线,披散的白色长发,晶莹的水珠不舍的从茨木的身上滑落,在脚下形成一个个小水洼。

    现在,该进食了。

    09:35

    “早上好!”

    “嗯,早好”

    酒吞一行人回到了组内,上班早高峰,办公室内拥挤杂乱。酒吞带着大天狗和雪女快速通过人流,拐过一个个办公室,动作行云流水无比潇洒,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组长办公室

    “当当当!”

    “请进。”

    一个沉稳磁性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出,隔着门板发出闷闷的声音。

    “荒川!我有事问你!”

    入门,巨大落地窗的阳光射在坐在办公椅上男人,男人皮肤白皙,纤长的睫毛在阳光下细微抖动,十指骨节分明,欣长笔直,男人十指交叉,下巴靠在交叉的手指上,指尖微微泛蓝,这是要进入发情期的征兆。

    七天前02:20

    茨木沐浴完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每当这时,茨木总会觉得自己像个无情的屠夫。

    对于自己的行为,茨木没有太多的想法。

    他没有汉尼拔一样的优雅,但也不是如开膛手杰克一般对这个世界抱有敌意,他不过是想要活下去……

    抬手,将男人的手臂砍断,对于茨木来讲一具alpha的身体可用得部分并不多。

    将男人的内脏挑拣出来,人类的积聚毒素大多数都在那里。

    顺着外生殖器,茨木找到了男人的精囊……

    09:50

    荒川总是将办公室的空调开到最大,大天狗不自在的搓了搓手臂,办公室的气氛并不友好,这从酒吞和荒川的脸色上可以完全看得出来。

    荒川一脸平静的看着雪女刚刚递给他的报告,而站在一旁的酒吞却显得很是紧张。

    “很好!”荒川伸手将报告放到了写字台上,似是思考什么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

    “好什么?”

    酒吞大天狗闻言,神情紧张的询问。

    “很好啊,死者的基本资料详尽,而且着重于犯人的信息素,角度很刁钻嘛,会是一个好的勘探途径。”

    说着,那个平时冷冰冰的女孩子因为得到年长的Omega前辈的赞许,脸上不免有了羞射的红晕。

   

    “别搞笑了荒川,我来这不是看你散发荷尔蒙的!混蛋,到底好在哪里啊?”酒吞显然被荒川平静的态度激怒了。

    “好在你们竟然会来找我,毕竟酒吞和大天狗你们的‘任性’是组内众所周知的。你们这次回来找我,让我不免好奇到底是什么让我的两位得力干将头疼不已。”

    说着荒川的目光从站着的三人中不断游走仿佛有所顾虑,而这一切对于曾是荒川助手的酒吞来讲不难发现。

    听着荒川的抱怨大天狗不免尴尬,况且身旁还站着法医雪女,更是让大天狗面子挂不住,咳了咳,打断了荒川的话。

    “你们是想问凶手的事?”

    “当然”说着大天狗和酒吞向荒川讲述了自己的推测

    “关于凶手我感觉如雪女分析的,数据也表现出来的,凶手是一个人。”

    “什么?!”

    “就是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很明显是信息素紊乱患者,并且长期靠抑制剂过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抑制剂的抗药性越来越强,现在正在寻找alpha来抑制自己的发情。”

    对于荒川的推理,酒吞和大天狗表示无稽之谈。

    荒川却表示他的推理一定正确并将抓捕犯人的任务交到了酒吞的手里。

    说着荒川便不再配合回答,见状,酒吞以累了为由带大天狗和雪女离开了荒川的办公室。酒吞打算明天再来向荒川询问更多详情。

    最后,酒吞询问了荒川犯人的动机。

    “动机?酒吞你应该知道你加入捌组之后你所接触的就不在是正常犯人了,非正常犯人犯罪需要理由吗?”

    10:00

    茨木从黑甜的梦中醒来已经10点了,好在大学的课程并不要紧,也正好给予刚刚“暴食”后的茨木一个休息的机会。

    茨木起身随意的将白色的长发束在头顶,拿出冰箱里的牛奶喝了起来。

    随意瞄了一眼冰箱里的剩肉,摸了摸自己脖颈儿后的腺体。

    或许,他可以学继父一样,做一顿丰盛的佳肴邀请自己那些痛恨的Alpha来解决这些剩下的肉块。

    最近,信息素的紊乱现象显著减少,这让身为omega同时身为信息素紊乱患者的茨木第一次感觉身心都舒畅了。

    这也是拜Alpha的身体的功劳,其实茨木可以很优雅的吞噬Alpha的内脏,可是发情期过于迅猛,只能吞食掉性腺才能缓解那异样却熟悉的感觉。

    从分化一来,omega的性别一直给茨木带来的不是麻烦就是累赘,茨木对于自己的性别不是厌恶,而是痛恨,他恨自己身为omega,很多时候茨木想要摘除自己的腺体,摘除自己的子宫,但在自己继父的劝说下只好作罢。

    或许在茨木的心里他一直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alpha,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番……

    茨木并非天生食人,而是在茨木分化为omega后收到了很多alpha和beta的性骚扰,

    而后茨木还差点受到了恶劣的性侵犯。

    而食人也是在抵御一个alpha恶劣侵犯时误杀了对方,年纪尚轻的茨木在继父的引导下毁坏了alpha的尸体,还从继父那里知道了食取alpha的身体可以有效抑制发情期。

    于是,在那天茨木第一次食人……

    那个可怜的男孩,还未学会性jiao,却学会了如何掩埋尸体,就如同之后的时光里,茨木每每想起,都会唏嘘不已,或许命运早已经将茨木置于死地,但还好,还好,也还有人等,等他回来。

    当然这是后话。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