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ing\(^∀^)メ(^∀^)ノ

【酒茨】血污

写在前面

之前因为想写短篇,所以语言文字都很简略,因为后期发展出现弊端,所以前方设定都被推翻了。

这是血污修订后的第二版,第一版就预留了预告0
谢谢大家(๑ˊ͈ᐞˋ͈)ƅ̋
——————————————
1.缇娜
    缇娜,这座城市里的红灯区,一条充满了罪恶与梦想的街道。有人从这里一夜暴富,有人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如其名,缇娜就像一个毒蝎一样的女人,引诱着男女投入她致死的怀抱,她,就是深渊的代名词,有着无限吸引男女付出性命与尊严的力量。

    于是,终于又有一条年轻生命陨灭于此,这次的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事情很简单,一位年轻人被引诱失踪丧命的案件。

    但不普通的事情是受害人为Alpha,而加害者却是Omega,这在这个性别歧视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后,人人焦虑不安的社会现状中却的的确确是个危险的火药桶,当然这也是社会的大环境,而对于酒吞更棘手的却是眼前的事。

    一位晚年丧子的极度性别歧视的Alpha父亲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我的儿子绝对不会死的!你们这些混蛋,随便把我儿子的消息散播给媒体!我不需要你们插手我儿子的事情!我的儿子我自己找!滚”

    酒吞尴尬的看着对面气的跳脚的老年Alpha,总是抑制不住自己嘴边的一抹坏笑。

    虽受害者家属极力不愿接受alpha以死的事实,但“捌”已经将alpha列为了死亡名单。

    “就这么大的出血量”

    说着,大天狗用带着手套的手将墙上大量的迸溅型血液指给同行的酒吞看“还不承认这个被害人已经死亡,是有多天真”

    酒吞看了看大天狗的脸,又四面环顾,被alpha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这里赫然如狮子的捕食场,血腥残虐的气息流淌在这狭小的巷子里,带来死亡般窒息的压迫感

    “也是,晚年有子,就盼着这么个废物alpha继承家业,好好的生命刚刚有了盼头......他能接受吗?是我也接受不了”

    “那就一直和我们倔?血液检测昨晚就出了,就是alpha,而且现场勘察迸溅型血液已经达到1200cc,已经超过人体危险血量,而各大医院也没接到大出血患者就诊,再难过也该认清事实”但很明显受害者家属接受事实的的速度没有血液结果检测的快

    “呵”酒吞看着大天狗蹙眉,不免觉得好笑“天真是孩子的特质,大人那么天真,要么是伪善,要么是恶心”抬起手拍了拍萎靡的大天狗,“多关注alpha的家长,这家人和缇娜脱不了干系!”说着便抽身离去。

    酒吞拍打着自己的皮质手套,打算开着公车到对面的小吃店吃一顿可口的早饭,酒吞不是荒川,没有在血肉横飞的命案现场边吃包子边和身旁的助理分析案情的习惯。

    酒吞需要一个机会,一个需要耗费事件而来换取的机会,所以他并不着急,看着依旧和大天狗争论不休的Alpha男人和他身旁不知是不是遇害人的母亲的女人,眼光深邃。

    那个男人一直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命丧黄泉,到底是悲痛到自我欺骗,还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让他牟定他的儿子不会死去,还是说不会死在“缇娜”

    “捌”早就想要铲除缇娜,奈何缇娜的背后势力更是不容小觑,刚刚涉案调查的第一天就被各个部门的“有心”人士“友善”问候。

    对此尴尬的境遇,阎魔只有一个办法——等!

    于是,酒吞就这样一连7天都要来这片街道,名义上为维护现场,实质上他和大天狗都知道,无非就是给组长铲除组内的卧底争取时间而已。

    就在酒吞刚刚要坐上警车离去时,怒骂声和一阵阵仿佛无病呻吟的抽泣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酒吞没法形容他再次回到现场的心情,alpha父亲怒骂着赶来案发现场的痕检科法医雪女,表情狰狞,声音尖锐而聒噪。身旁应该是alpha的母亲,一阵阵小声啜泣着,偶尔呼出一口气,仿佛这种虚伪无病呻吟的哭泣费尽了她的气力。

    “不过是个下等的Omega!!有什么权利查我孩子的案子!滚!你们都滚!”

    说到激动时,便用手推搡雪女,但后者以一种事无关己到甚至冷漠的态度成功的激怒了这位父亲,而那位母亲看到雪女那冷冰冰的脸,更是变本加厉的想要将那稀少的泪水从她那干涸的泪腺里生生挤出来,哭的愈加虚伪。

    就在alpha的父亲要伸手打雪女时,大天狗适时出现挡住了这位父亲的暴行。

    “我说先生,您既然选择我们调查您儿子的事,就请全心全意的相信我们,而且”说着大天狗手下用力,将alpha父亲放在雪女肩膀上的手拧转下来,引起了这个男人的一声痛呼。

    “用言语侮辱我们的组员就是对于我们捌组的侮辱,您身为大公司的老板,不希望我嘴没把门的出去多说什么吧?嗯?”

    语毕,想要再次发难的男人不敢再次发难。

    经过战争后不过百年的社会总是隐隐让人感到不安,于是针对于这份不安型犯罪,潜伏于波涛汹涌的黑暗中的“柒”组和侦查解决特殊变态犯罪的“捌”组应运而生。

   

而与捌组结下梁子,就是对于商人最大的危险,毕竟利益战争中,一方收到威胁,在此之上,捌组完全可以屏蔽对于受威胁方的所有刑事庇护。

    因为一时的愚蠢,而葬送自己产业,再激动男人也不敢再说下去。

    “哼!……别以为你们可以威胁我!我不会怕的!”男人咬牙切齿的语气难听的很,不难从他脸上看出来,可还要将布满老年斑的脸扭曲成滑稽冷静的模样,一张可憎嘴脸就在那呈现在众人眼里。

    “哼!走!”

    大抵是,男人从没有跟他嘴里下等Omega妥协过,男人说完便带着女人转身离去,在酒吞等人看不见的地方,一声清脆的耳光传来,那个虚伪的女人终于哭的无比血活。

    观看完闹剧,不论是酒吞还是大天狗,甚至是平时冷冰冰的雪女也不免捂着脸小声的笑出了声。

    “啊!对了雪女你没事吗?”

    “没有事”雪女抚了抚刚刚被男人碰过的肩膀,仿佛那上面有什么致命的病菌。

    “这次咱组的雪大小姐来有何指示?”刚刚就站在一旁观戏的酒吞走了过来。

    “没什么紧急事情,还有不要叫我大小姐”雪女很明显对于酒吞给她起的外号无法恭维“是昨天的痕检结果,在这篇区域我一共检测出3种信息素。”

    “3种?!”雪女话一出,引起了酒吞的大天狗的好奇。

    “我还认为就是一个Omega呐?原来是团伙作案?”

    “也是呐,有可能是一个引诱,一个杀害,最后伙同抛尸,那这可能真是仇杀,可能是报复”

    大天狗说出自己假设,酒吞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真正犯案是只有一个人。”

    “!?”

    看着酒吞和大天狗两人惊讶的表情,雪女娓娓道来此处赶来案发现场的原因。

    “我检测出alpha受害者的信息素,还有一个较为成熟应该已经与alpha结为番的Omega,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介于beta和omega之间的信息素无法分析。而且以结番的omega的信息素很淡,说明alpha与他的番分离有一段时间”

    “那就是怪了,一个有着不知道是beta还是omega信息素的人杀了个高大的alpha,是为了啥?情杀?”

    大天狗一头雾水,默默地说出自己的分析。

    酒吞听完大天狗的一段分析思维更加的混乱,苦恼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将一头红发揉乱。

    “别想了,这么纠结的事还是要专家!”说着将雪女和天狗塞进车里前往“捌”组所在地。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