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ing\(^∀^)メ(^∀^)ノ

【酒茨同人】血污

四.宿命

    第一次见面时,茨木被其他同学欺负,幸得,酒吞出现了,茨木才没有被打伤,那个与茨木想象中完全不同的Alpha就这样出现在了茨木的人生里,打倒了欺负茨木的学生,成为了他可悲人生里的大英雄。

    就这样,仿佛一个Alpha和Omega混在一起就会发生的那样,茨木喜欢上了酒吞。

    茨木喜欢酒吞的红发,喜欢他的不优秀,喜欢他的霸道,喜欢他拉他的手,喜欢他张狂的笑。

    于是绯闻出现,关于茨木和酒吞的绯闻一夜之间增长。

    听了自己和茨木的绯闻,酒吞很明显很不爽对着八卦的同学当着茨木的面大声的反驳:“混蛋!才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子啊!我喜欢的是红叶!这样红叶会误会的!我和茨木就是很好的好朋友!对吧?”

    说着,回头询问站在一旁的茨木,眼神里焦急无措。

    “对啊!我只是仰慕酒吞学长!我可是酒吞学长的挚友!”

    茨木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据理力争,终是让八卦的同学们相信了。此后,茨木就顺利的成为了酒吞身后形影不离的迷弟了,自己称自己为酒吞的挚友。

    “那个茨木你太热情了好吧?”

    “我可是挚友的身后的大将,要时时待在挚友的身边!守护着挚友!”

    “哈哈!好吧!这么说我倒也是不舍了,我走了后你可别再被人欺负了”说着酒吞的手抚上茨木细软的长发,轻轻的抚摸着“我教你的防身术勤练着,别忘了。好了不啰嗦了,我该走了!再见!”

    说着,那红发少年穿着白色校服挥舞着手臂,终是迎着飘散的樱花花瓣跑远了,独留下茨木从过去无法释怀。

    又再次做了同样的梦,那个场景从酒吞毕业就时不时的钻进茨木的梦了,像一把钝钝的刀子切割着茨木麻木的心。

    茨木睁开眼睛,用睡衣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仿佛三人成虎一样,茨木的谎话在经年累月的折磨里竟打磨的毫无破绽,甚至也将本人骗去。

    【我是真的喜欢,或者说是爱着酒吞的吗?】

    【又或者我真就如我自己嘴里说的一样,只是对于酒吞那能力的无端向往?】

    【继父叫我相信本心,谁又能知道我的本心是否如我一样是个骗子呐?】

    “你说的意思是……你要去见你所喜欢的人,甚至不惜暴露自己杀人魔的身份吗?”晴明切割着砧板上的肉,打算给继子做一顿可口的饭菜,享受一下父子之间的天伦之乐。

    “是的,阿爸你觉得可以吗?”茨木怯生生的问着。

    “可以完全没问题,但一定要多加小心,对岸的兄弟们中可是有一个缠人又狠辣的‘水鬼’啊。”说着,招呼站在身边的茨木吃饭。

    “嗯知道了,我一定会小心行事的。”茨木看着晴明端来的盘子问“阿爸,做了什么?”

    “你最近信息素很不稳定,虽说刚刚‘消化’了一道,但还是‘多元’点比较好,喏!”说着将盘子放在大理石的餐桌表面发出‘塔叭’的响声,盘子里的食物鲜红诱人。

    “夫妻肺片。”

    ——————血——污————

    “所以,那位和Alpha结成番的Omega消失了?”

    荒川坐在组长办公室的沙发上,嘴里嚼着雪女刚刚买来的绵绵冰,另一只手将绵绵冰放在另一个碗里递给了雪女。

    “是的!我们也不知道,我从雪女那知道Alpha结番了于是从受害人的朋友开始找,原来他和一个很普通的Omega有过段感情,但我们去找Omega的时候,那个听描述的是个十分宅的人竟然消失了,而且家人都抱过案了,这条线索也是断了。”

    说着天狗,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等候荒川的下一步指示。但看着荒川蹙眉,心中惴惴不安。

    突然一通电话打来,打破了僵局。

    雪女将身子微微靠近荒川的身侧,很明显荒川也不避讳这件事,拿起电话接了起来。对面一个很明显经过特殊处理的声音传来。

    “H区鹤泉路尸体速来!”

    简短一句,对方便撂下电话。

    “抱歉了,雪女,一直你都没休息,现在又要你再次跑一趟了。”雪女听了,将碗放下,整理了自己的仪容。

    “这是应该的,组长。”

    “走呗?天狗,那位Omega的尊容咱都去瞧瞧!”说着捌组还闲置的成员都紧急集结赶往鹤泉路。

    “滴滴~”

    酒吞拿起手机,自从Alpha死后他就没好事,现在正给死者家属安抚心情。也不知道大天狗这时候打什么劳什子电话。

“酒吞,发现新尸体了,Omega,与上一位Alpha是番。鹤泉路速来!”

   

【酒茨】血污

    3.罗生门
 
    事实证明,捌组的工作并不轻松,酒吞已经坐在荒川的办公室看着这个干练的男人工作了一个上午,从他踏进办公室的门的时候,荒川就已经开始处理那桌上成堆的文件。

    “抱歉,我还有文件要处理,等会再讨论。”

    听了荒川的话,酒吞就这样乖乖的等了一个上午,而就在酒吞快要睡着时,看着小鹿男进来时怀里捧着文件,那无比“可观”的厚度,酒吞觉得是时候该解决问题了。

    忽视了荒川的怒视,将惊讶的小鹿男推出门外。

    “现在我们该好好谈谈了吧?上次你因为雪女大天狗在场,嗯哼,你知道的,你的有些小心思我还是蛮了解的”

    荒川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哈哈,确实,你还是很了解我的,嗯,你想知道的就是那个变态杀人犯的事情吗?就不能等一会吗?文件我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等会!你疯了吧!你多处理一份那些无聊的文件就有可能多一个人被那个杀人狂杀掉,光我知道就已经有三人丧命!”

    显然,荒川那随意的态度激怒了酒吞,酒吞用拳头猛击荒川的桌子,木板发出吱呀的呻吟。

    “所以?我告诉你,你就会更快的捉到犯人了吗?”

    “当然!”

    “…… ”

    没说什么,荒川俯身抽出来办公桌最下层抽屉里的文件,文件很厚,上面还有着密密麻麻的日文注解,可以看出有人已经充分的研究过这份文件了,黑色的笔迹是荒川的,而蓝色的笔迹酒吞却没认出来。

    酒吞从荒川的手里接过了文件,最上层的文件日期为2027年7月28日,这就是酒吞等人现在调查的Alpha被杀事件的案发时间,文件上半部分蓝色字迹简明阐述了Alpha死亡时间和死亡状态,下方还印着Alpha死亡现场的图片,但那图片却不是酒吞或是大天狗拍的。

    而翻过一页,黑色字迹便是荒川的,荒川通过前一页的文件,详细推理了杀人凶手的行为举止。

    而这页后便用胶水粘着Alpha尸检报告结果,是雪女做出来的那一份,看着接口很明显是新粘上去的。

    酒吞向后翻阅,日期也向着过去推移,直到最后一页写着2017年1月28日,而那文件的末尾蓝色笔迹大大的标注的两个字“食人”

    这文件详尽的让酒吞害怕。很明显,荒川一直在关注着这个杀人犯,不!如此庞大的犯罪,只能用杀人魔来形容!

    酒吞看完,抬头看着继续荒川,这份文件显然不是荒川一个人制作的,通过观察,都是蓝色字迹的人对于案件的细微观察,而传递给荒川进行分析,那敏锐的分析能力让酒吞恶寒,貌似,荒川在加入捌组之间是肆组的人……

    “你不用那么看我,2017你还在娘胎里吧?我那时候还没有进捌组,我是两个月前才注意到的,2017年的案子是我在邻县的犯罪监察系统里找到的,而且案发次数为28次,其中近8个月发生的8起并不是前20次案件犯人所为。后8起案件一个月一次,犯罪分子犯罪频率简直可以用狂热来表达。”

    “!”

    模仿犯罪!

    “我也原以为是模仿犯罪,但貌似不是。”荒川仿佛看穿了酒吞的想法,率先否定了。

    “为什么不可能,后八次犯罪一月持续一次,犯罪分子如果是狂热粉丝一定会做出大动作吸引自己偶像。这正符合……”

    “不!这可毫无美感!第21次犯罪来讲,为第二犯罪分子的初次犯罪,如果模仿犯罪,犯罪分子为了达到完美首秀会降低猎物捕获的难度,很明显这个猎物难度太过高了。”

    说着,荒川递给坐在对面的酒吞一张照片。

    酒吞看着照片上的男人,全身的肌肉健壮结实,面容如刀砍斧削一般,很明显是个很难对付的角色。

    “所以有两个犯人,而且都是Omega,其中一个患有信息素紊乱症,并且两位犯人皆有着食人的习惯。”

    “……汉尼拔吗?”

   “才没有那么‘优秀’呐,是‘罗生门之鬼’啊。”

    ————————————

    他想做一个正人君子,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可是那样的话,他就很可能会饿死在街头,然后被人扔到这个门里面。

    ——芥川龙之介《罗生门》

    ————————————

    8月1日,荒川初次决定抓捕“罗生门之鬼”的日子,说实在,荒川本来也没有要一次就抓捕住犯人的打算。

    “罗生门之鬼?荒川你取名时在想什么啊?!”

    看着旁边一脸困惑的大天狗,耸耸肩

    “你知道的,我可能又是喜欢上哪位作家了。”

    8月1日 晚10点

    “你是说让我去当诱饵吗?”荒川点了点头。

    “准确来讲是当猎物一样的猎人,你除了要当一名优质的猎物,还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猎人。”

    说真的,压力不大才怪呐,可是没有办法,行动组内了解案件的人里面除了自己、大天狗、阎魔就没有人是Alpha了,阎魔和判官一起去总局处理案件,剩下里的大天狗执意不去,而自己也在荒川的强烈推荐下,不得不接下重担。

    “你会是这个案子的最佳人选。”

    荒川留下了这莫名其妙的一句便退到了幕后。

    夜幕很快就降临在这座城市上,酒吞换上了一套帅气西装,徘徊在潮湿的街头。

    晚上的缇娜很美,好似透明的玻璃球,灯红酒绿也能折射出别样的朦胧美感,同理黑暗邪恶也一样得到美化。

    街上每一个胡同口几乎都站满了买春者,这条街上充斥着买春者们绵软磁性的嗓音,男人喝完酒后的怒骂声,沿街夜店传出的如塞壬一般诱人沉迷的歌声。

    一时,酒吞注目这条街道,眼眶不由的酸涩,这条街太过于美了,美到想哭,但,也太过于肮脏。

    “滋滋~滋滋”

    对讲机中传来猎人“滋滋”的电波声。

    “酒吞!抓住经过你身边的戴兜帽的男人!在那里来来回回好久了,既不是买春也不是嫖 #娼,也不像磕了药,太过可疑了,而且那样子……他信息素紊乱吧!”

    酒吞转身去看身旁的男人,一身黑色衣裤,用兜帽将自己的白发遮挡住,一双黄金瞳触碰到酒吞时微愣片刻。随后好像嗅到了危险一般落荒而逃。

    看着即将要逃脱男人,酒吞才想起追逐。

    男人的速度不慢,动作敏捷,眼看着男人拐进四通八达的巷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对讲机里滋滋的杂音传来。

    “酒吞……笨就一个字……”

    “靠了,你自己来一次啊,大小姐!”说着酒吞离去却没有感觉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巷子里那个刚刚逃脱的男人……

    ——————
    茨木慌忙的回到家,全身的衣物脱去,将自己浸在盛满了冰水的浴缸内。回想到,刚刚自己碰见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成为警察了吗?呵,果然只有我没有成长啊。】

    茨木和酒吞是认识的,茨木是至今都记得他的,但他记不记得,茨木并不清楚。

   

【酒茨】血污

2.矢口
  
    七天前01:12

    随着汽车的一道尖锐的刹车声,茨木稳稳的停在了自己的别墅外,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

    很明显狩猎一个成年alpha是一个体力活,而且正值发情期的茨木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沉溺于alpha浓烈的信息素里,在茨木心里,屈服于alpha,比杀了他更加让他难以接受。

    下了车,将alpha的尸体从后备箱里拖拽出来,僵硬的人体给茨木的搬运平添了不少麻烦,但对于这种狩猎已经熟能生巧的茨木来讲还不算太糟。

    为了清理现场茨木留下的痕迹用了不少时间,过的太久,已经死后僵直了,看来要等这具尸体解除僵直才可以下刀。

    茨木将尸体放在大厅的餐桌上,便上楼清理自己满身的血迹。

    茨木将头深埋入水,银白的长发浸泡在已经被血液染的粉红的水里,仿佛一条条水蛇,给茨木这如美杜莎一般的omega一种致命的美感,一眼便以成为俘虏。

    茨木并不喜欢水,但水可以极大的激发茨木的想象力。

    茨木让身体浸没在水里,茨木幻想自己是一头鲸鱼,将气孔露出水面,深深的呼吸着,水柱从气孔喷射出去,头顶略过无数海鸟,发出磁性的叫声,只有这样,茨木才会得到内心的平静。

    洗漱完毕,茨木仅披着浴巾便赤脚走出了浴室,客厅的暖光打在茨木的身上平添了一丝魅惑,优雅的人鱼线,披散的白色长发,晶莹的水珠不舍的从茨木的身上滑落,在脚下形成一个个小水洼。

    现在,该进食了。

    09:35

    “早上好!”

    “嗯,早好”

    酒吞一行人回到了组内,上班早高峰,办公室内拥挤杂乱。酒吞带着大天狗和雪女快速通过人流,拐过一个个办公室,动作行云流水无比潇洒,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组长办公室

    “当当当!”

    “请进。”

    一个沉稳磁性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出,隔着门板发出闷闷的声音。

    “荒川!我有事问你!”

    入门,巨大落地窗的阳光射在坐在办公椅上男人,男人皮肤白皙,纤长的睫毛在阳光下细微抖动,十指骨节分明,欣长笔直,男人十指交叉,下巴靠在交叉的手指上,指尖微微泛蓝,这是要进入发情期的征兆。

    七天前02:20

    茨木沐浴完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每当这时,茨木总会觉得自己像个无情的屠夫。

    对于自己的行为,茨木没有太多的想法。

    他没有汉尼拔一样的优雅,但也不是如开膛手杰克一般对这个世界抱有敌意,他不过是想要活下去……

    抬手,将男人的手臂砍断,对于茨木来讲一具alpha的身体可用得部分并不多。

    将男人的内脏挑拣出来,人类的积聚毒素大多数都在那里。

    顺着外生殖器,茨木找到了男人的精囊……

    09:50

    荒川总是将办公室的空调开到最大,大天狗不自在的搓了搓手臂,办公室的气氛并不友好,这从酒吞和荒川的脸色上可以完全看得出来。

    荒川一脸平静的看着雪女刚刚递给他的报告,而站在一旁的酒吞却显得很是紧张。

    “很好!”荒川伸手将报告放到了写字台上,似是思考什么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庞。

    “好什么?”

    酒吞大天狗闻言,神情紧张的询问。

    “很好啊,死者的基本资料详尽,而且着重于犯人的信息素,角度很刁钻嘛,会是一个好的勘探途径。”

    说着,那个平时冷冰冰的女孩子因为得到年长的Omega前辈的赞许,脸上不免有了羞射的红晕。

   

    “别搞笑了荒川,我来这不是看你散发荷尔蒙的!混蛋,到底好在哪里啊?”酒吞显然被荒川平静的态度激怒了。

    “好在你们竟然会来找我,毕竟酒吞和大天狗你们的‘任性’是组内众所周知的。你们这次回来找我,让我不免好奇到底是什么让我的两位得力干将头疼不已。”

    说着荒川的目光从站着的三人中不断游走仿佛有所顾虑,而这一切对于曾是荒川助手的酒吞来讲不难发现。

    听着荒川的抱怨大天狗不免尴尬,况且身旁还站着法医雪女,更是让大天狗面子挂不住,咳了咳,打断了荒川的话。

    “你们是想问凶手的事?”

    “当然”说着大天狗和酒吞向荒川讲述了自己的推测

    “关于凶手我感觉如雪女分析的,数据也表现出来的,凶手是一个人。”

    “什么?!”

    “就是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很明显是信息素紊乱患者,并且长期靠抑制剂过活,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抑制剂的抗药性越来越强,现在正在寻找alpha来抑制自己的发情。”

    对于荒川的推理,酒吞和大天狗表示无稽之谈。

    荒川却表示他的推理一定正确并将抓捕犯人的任务交到了酒吞的手里。

    说着荒川便不再配合回答,见状,酒吞以累了为由带大天狗和雪女离开了荒川的办公室。酒吞打算明天再来向荒川询问更多详情。

    最后,酒吞询问了荒川犯人的动机。

    “动机?酒吞你应该知道你加入捌组之后你所接触的就不在是正常犯人了,非正常犯人犯罪需要理由吗?”

    10:00

    茨木从黑甜的梦中醒来已经10点了,好在大学的课程并不要紧,也正好给予刚刚“暴食”后的茨木一个休息的机会。

    茨木起身随意的将白色的长发束在头顶,拿出冰箱里的牛奶喝了起来。

    随意瞄了一眼冰箱里的剩肉,摸了摸自己脖颈儿后的腺体。

    或许,他可以学继父一样,做一顿丰盛的佳肴邀请自己那些痛恨的Alpha来解决这些剩下的肉块。

    最近,信息素的紊乱现象显著减少,这让身为omega同时身为信息素紊乱患者的茨木第一次感觉身心都舒畅了。

    这也是拜Alpha的身体的功劳,其实茨木可以很优雅的吞噬Alpha的内脏,可是发情期过于迅猛,只能吞食掉性腺才能缓解那异样却熟悉的感觉。

    从分化一来,omega的性别一直给茨木带来的不是麻烦就是累赘,茨木对于自己的性别不是厌恶,而是痛恨,他恨自己身为omega,很多时候茨木想要摘除自己的腺体,摘除自己的子宫,但在自己继父的劝说下只好作罢。

    或许在茨木的心里他一直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alpha,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番……

    茨木并非天生食人,而是在茨木分化为omega后收到了很多alpha和beta的性骚扰,

    而后茨木还差点受到了恶劣的性侵犯。

    而食人也是在抵御一个alpha恶劣侵犯时误杀了对方,年纪尚轻的茨木在继父的引导下毁坏了alpha的尸体,还从继父那里知道了食取alpha的身体可以有效抑制发情期。

    于是,在那天茨木第一次食人……

    那个可怜的男孩,还未学会性jiao,却学会了如何掩埋尸体,就如同之后的时光里,茨木每每想起,都会唏嘘不已,或许命运早已经将茨木置于死地,但还好,还好,也还有人等,等他回来。

    当然这是后话。

   

【酒茨】血污

写在前面

之前因为想写短篇,所以语言文字都很简略,因为后期发展出现弊端,所以前方设定都被推翻了。

这是血污修订后的第二版,第一版就预留了预告0
谢谢大家(๑ˊ͈ᐞˋ͈)ƅ̋
——————————————
1.缇娜
    缇娜,这座城市里的红灯区,一条充满了罪恶与梦想的街道。有人从这里一夜暴富,有人一夜之间家破人亡。

    如其名,缇娜就像一个毒蝎一样的女人,引诱着男女投入她致死的怀抱,她,就是深渊的代名词,有着无限吸引男女付出性命与尊严的力量。

    于是,终于又有一条年轻生命陨灭于此,这次的事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反响,事情很简单,一位年轻人被引诱失踪丧命的案件。

    但不普通的事情是受害人为Alpha,而加害者却是Omega,这在这个性别歧视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后,人人焦虑不安的社会现状中却的的确确是个危险的火药桶,当然这也是社会的大环境,而对于酒吞更棘手的却是眼前的事。

    一位晚年丧子的极度性别歧视的Alpha父亲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我的儿子绝对不会死的!你们这些混蛋,随便把我儿子的消息散播给媒体!我不需要你们插手我儿子的事情!我的儿子我自己找!滚”

    酒吞尴尬的看着对面气的跳脚的老年Alpha,总是抑制不住自己嘴边的一抹坏笑。

    虽受害者家属极力不愿接受alpha以死的事实,但“捌”已经将alpha列为了死亡名单。

    “就这么大的出血量”

    说着,大天狗用带着手套的手将墙上大量的迸溅型血液指给同行的酒吞看“还不承认这个被害人已经死亡,是有多天真”

    酒吞看了看大天狗的脸,又四面环顾,被alpha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这里赫然如狮子的捕食场,血腥残虐的气息流淌在这狭小的巷子里,带来死亡般窒息的压迫感

    “也是,晚年有子,就盼着这么个废物alpha继承家业,好好的生命刚刚有了盼头......他能接受吗?是我也接受不了”

    “那就一直和我们倔?血液检测昨晚就出了,就是alpha,而且现场勘察迸溅型血液已经达到1200cc,已经超过人体危险血量,而各大医院也没接到大出血患者就诊,再难过也该认清事实”但很明显受害者家属接受事实的的速度没有血液结果检测的快

    “呵”酒吞看着大天狗蹙眉,不免觉得好笑“天真是孩子的特质,大人那么天真,要么是伪善,要么是恶心”抬起手拍了拍萎靡的大天狗,“多关注alpha的家长,这家人和缇娜脱不了干系!”说着便抽身离去。

    酒吞拍打着自己的皮质手套,打算开着公车到对面的小吃店吃一顿可口的早饭,酒吞不是荒川,没有在血肉横飞的命案现场边吃包子边和身旁的助理分析案情的习惯。

    酒吞需要一个机会,一个需要耗费事件而来换取的机会,所以他并不着急,看着依旧和大天狗争论不休的Alpha男人和他身旁不知是不是遇害人的母亲的女人,眼光深邃。

    那个男人一直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命丧黄泉,到底是悲痛到自我欺骗,还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让他牟定他的儿子不会死去,还是说不会死在“缇娜”

    “捌”早就想要铲除缇娜,奈何缇娜的背后势力更是不容小觑,刚刚涉案调查的第一天就被各个部门的“有心”人士“友善”问候。

    对此尴尬的境遇,阎魔只有一个办法——等!

    于是,酒吞就这样一连7天都要来这片街道,名义上为维护现场,实质上他和大天狗都知道,无非就是给组长铲除组内的卧底争取时间而已。

    就在酒吞刚刚要坐上警车离去时,怒骂声和一阵阵仿佛无病呻吟的抽泣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酒吞没法形容他再次回到现场的心情,alpha父亲怒骂着赶来案发现场的痕检科法医雪女,表情狰狞,声音尖锐而聒噪。身旁应该是alpha的母亲,一阵阵小声啜泣着,偶尔呼出一口气,仿佛这种虚伪无病呻吟的哭泣费尽了她的气力。

    “不过是个下等的Omega!!有什么权利查我孩子的案子!滚!你们都滚!”

    说到激动时,便用手推搡雪女,但后者以一种事无关己到甚至冷漠的态度成功的激怒了这位父亲,而那位母亲看到雪女那冷冰冰的脸,更是变本加厉的想要将那稀少的泪水从她那干涸的泪腺里生生挤出来,哭的愈加虚伪。

    就在alpha的父亲要伸手打雪女时,大天狗适时出现挡住了这位父亲的暴行。

    “我说先生,您既然选择我们调查您儿子的事,就请全心全意的相信我们,而且”说着大天狗手下用力,将alpha父亲放在雪女肩膀上的手拧转下来,引起了这个男人的一声痛呼。

    “用言语侮辱我们的组员就是对于我们捌组的侮辱,您身为大公司的老板,不希望我嘴没把门的出去多说什么吧?嗯?”

    语毕,想要再次发难的男人不敢再次发难。

    经过战争后不过百年的社会总是隐隐让人感到不安,于是针对于这份不安型犯罪,潜伏于波涛汹涌的黑暗中的“柒”组和侦查解决特殊变态犯罪的“捌”组应运而生。

   

而与捌组结下梁子,就是对于商人最大的危险,毕竟利益战争中,一方收到威胁,在此之上,捌组完全可以屏蔽对于受威胁方的所有刑事庇护。

    因为一时的愚蠢,而葬送自己产业,再激动男人也不敢再说下去。

    “哼!……别以为你们可以威胁我!我不会怕的!”男人咬牙切齿的语气难听的很,不难从他脸上看出来,可还要将布满老年斑的脸扭曲成滑稽冷静的模样,一张可憎嘴脸就在那呈现在众人眼里。

    “哼!走!”

    大抵是,男人从没有跟他嘴里下等Omega妥协过,男人说完便带着女人转身离去,在酒吞等人看不见的地方,一声清脆的耳光传来,那个虚伪的女人终于哭的无比血活。

    观看完闹剧,不论是酒吞还是大天狗,甚至是平时冷冰冰的雪女也不免捂着脸小声的笑出了声。

    “啊!对了雪女你没事吗?”

    “没有事”雪女抚了抚刚刚被男人碰过的肩膀,仿佛那上面有什么致命的病菌。

    “这次咱组的雪大小姐来有何指示?”刚刚就站在一旁观戏的酒吞走了过来。

    “没什么紧急事情,还有不要叫我大小姐”雪女很明显对于酒吞给她起的外号无法恭维“是昨天的痕检结果,在这篇区域我一共检测出3种信息素。”

    “3种?!”雪女话一出,引起了酒吞的大天狗的好奇。

    “我还认为就是一个Omega呐?原来是团伙作案?”

    “也是呐,有可能是一个引诱,一个杀害,最后伙同抛尸,那这可能真是仇杀,可能是报复”

    大天狗说出自己假设,酒吞无比赞同的点了点头

    “不,真正犯案是只有一个人。”

    “!?”

    看着酒吞和大天狗两人惊讶的表情,雪女娓娓道来此处赶来案发现场的原因。

    “我检测出alpha受害者的信息素,还有一个较为成熟应该已经与alpha结为番的Omega,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介于beta和omega之间的信息素无法分析。而且以结番的omega的信息素很淡,说明alpha与他的番分离有一段时间”

    “那就是怪了,一个有着不知道是beta还是omega信息素的人杀了个高大的alpha,是为了啥?情杀?”

    大天狗一头雾水,默默地说出自己的分析。

    酒吞听完大天狗的一段分析思维更加的混乱,苦恼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将一头红发揉乱。

    “别想了,这么纠结的事还是要专家!”说着将雪女和天狗塞进车里前往“捌”组所在地。

   

【酒茨】血污_连载同人


⒈酒茨同人文
⒉私设现代abo
⒊灵感来源美剧汉尼拔
一个靠吃alpha度过发情期的Omega茨木
一个特殊警官alpha酒吞

0.狮子(预告)
        凌晨两点,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混合着浓烈的Alpha和Omega味道的信息素在茨木的身旁围绕,太过猛烈,太过刺激,大有将他拆吞入腹的架势。
        不肖一会,茨木便挽着一个alpha的手臂走出了夜店,无视身后众多alpha和Omega羡慕和嫉妒的目光。
没多久,alpha便被那个看似纯情Omega拉进了阴暗的巷子里,狠狠地被甩到墙上,Omega将领带撕扯下来,伸出殷红的舌尖舔舐着因为燥热而干涸已久的嘴唇,巷子口外昏黄的灯光打在茨木的脸上,显得无比的淫靡。
alpha看着,喉结不安分的在薄薄的皮肉下滚动。
        很明显,茨木没有alpha想象的那么纯情,也没有娇羞。alpha感觉到茨木正在慢慢将头移向alpha的下体,后面的事可想而知。
         但事情很明显没有朝着alpha想象的那般发展。
alpha感到自己的衬衫被水濡湿,肚子上的皮肤有一种异样的温热,衬衫黏哒哒的和皮肤纠缠在一起。
        alpha心中疑怪,突然一种尖锐的疼痛钻进了alpha的脑中。alpha低下头,原来在alpha沉溺于情色幻想中时,茨木早已用手心中的匕首在alpha的肚子上开了个洞。
        alpha想要大叫,但却被手疾眼快的茨木堵住了嘴巴,他想要挣脱,却推不开茨木禁锢住他的手臂,最后茨木在他惊恐色目光下咬上了他的脖子,咬断了他的动脉。
        看着自己如泉涌般喷泄而出的鲜血,alpha终于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位置他于死地的Omega——狮子。
        感觉到被自己猎杀的猎物已经没有了呼吸,茨木松开了自己的嘴,血管里还残留的动脉血喷溅了出来,射到了茨木的脸上,给这个杀人鬼一种别样的惊悚的美感。
        不知alpha临终还在脑中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号,茨木看着alpha盘算着如何完美的利用和销毁这具尸体,茨木可不是狮子,不会光明正大在巷子口杀人还席地而食。
        茨木将尸体拖拽到车旁,将尸体放入后备箱中,红灯区一点都不怕有任何的摄像镜头,所以红灯区是所以地区失踪人口最多的地区。
茨木就这样大咧咧的将车开上了高速回到了自己的家,开始制作自己的夜宵。